•  

    庚寅十一月十二日夜与永旺饮京都

     

    按,庚寅十一月十二日,渝州同学挚友何君永旺自沪抵京,公差云尔。计乙酉以来,五载流离,竟未尝重逢。乃晚间稍设薄宴于东直门外,其下榻宾馆旁之榜曰东北人餐馆者,酌烈酒,忆往昔,怀诸友,论时议,呷茶引烟,思绪翻飞,以念身处,以荡胸次,慷慨磊落焉。及回馆中,则情思不能稍歇,爰诌数句以为纪事,非敢云诗耳。翌日午后,何君须返航,余亦当归校。盖颠沛造次,匆匆别离,亦人世之常情,而古今之所同也。惟兰亭雅集,桃园夜宴,或喜或忧,或乐或愁,要皆能抒万念于一时,而足映千古之人情矣。是以既归学舍,而稍为改定,欲布于学会,以博同仁一笑云。

     

    酒放太白诗百篇,畸人乘兴辨时艰。

    无端五载辛苦事,更喜吾侪志仍然。

     

    ——20101113日星期六

    匆匆于京都旅次

     


  • 永旺和我:迷茫还是坚定

    浪淘沙·晨曦

        狗吠伴鸡鸣,微曙青青。车笛远近渐人声。枕上无眠一夜过,多少翻腾。

        往事怎朦胧,说与谁听?鸟儿窗外任西东。两眼茫茫何处去,道尽人生。

    ——2005427

    咸阳易三于渝州二进宫

    附记:尽管这张图片的拍成在这篇文字的形成之后,可我还是觉得它们之间是大致可以匹配的。还记得那天早上永旺过来我的寓所闲坐,当他得知我又是倚枕卧读而一夜未眠时,则惟有一番兴叹了。后来我就写下了这篇东西。

     

    1. 又是一个风吹夜
      只是不见小楼
      不见伊人面
      当所有的星光
      与月光把桂树的影子
      拨撒在你的脚下
      可曾有谁在命运的臂弯里
      一声轻叹
      穿过手中的话筒
      穿过曾经的纸笺
      声音与一根丝线
      我除了你
      已想不出任何答案
      千百年来
      谁又能真正明白
      哪一滴雨水
      属于哪一个朝代的
      离人泪
      风中谁在低声诉怨
      你为何忍心离我而去
      弃我不管?
      从伤心人的眼睛里
      看到你那无尽的埋怨
      有多少人
      不同的衣服
      不同的容貌下
      重复着一个个
      伤心的故事
      你能告诉我
      是谁辜负了
      这么多女子的眼泪
      在村口巷尾苦苦相候的
      辛酸期盼
      黑暗中一地的铜钱
      谁的心脏不住地痉挛
      夜色迷离
      已再分不清时光与月光
      只有别离与重聚
      回头看看
      多少个王候的迷梦
      粉碎在多少页纸张之上
      文字在重复着
      今天和昨天的故事
      离别了狼烟
      罢却了声名
      只有爱人的温柔乡
      才真真切切

      今夜,我只斟酒
      月光下,你只管为我而舞
      从千里之外
      可以踏云
      可以踏水
      浪子在风中放歌
      迟早都要回来靠岸
      这都与我无关
      而我只在家中候你
      我的爱人
      千古大事都尘土
      过眼惟独不过你
      想了想
      我的肩膀抗的起大山大水
      大喜大悲
      惟独怕你为我流一滴泪
      英雄,也怕孤单

      后记:写给我的小猪,纪念我们认识的三年多时间,祝贺我们在一起即将度过的第二个情人节。同时也深深希望一个兄弟和他的女友重归于好。深深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