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2-07

    病情和病态 - [党盟]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gqnxh-logs/34741883.html

    首先我得声明,我这里使用的这对词儿是有其事先约定含义的。即照我此处的界定,“病情”是指一个人生理上的病征反映,而所谓“病态”则强调一个人精神层面的扭曲现象。这样,我再来说说“病情”和“病态”,谈谈我的看法。

    之所以突然间想到来作这么一个题目,直接的诱因便是去年年中以来,我的父亲得了一场大病,很严重;时至今日,他还在病中,尚未痊愈。而旧历除夕以来,包括今天,我则不断地从与他本人以及亲人的通话或短信里明白地知晓,他的病情似乎好多了。这让我稍稍有些放心甚至欣慰了。尤其今天听到刚从老家返回西安的女友淘儿说,她亲眼看到“老爷子身体好多了,精神状态也很好;二哥还准备继续外出务工了,只把家里最近的一些事料理一下”。这令我一下子感觉精神上放松多了,身体似乎也感觉有了力量,好了起来。于是,我泡一杯功夫茶,来稍稍品味一番这哪怕很短暂、只是暂时但却十分幸福的感觉。

    一天天好了起来,难关就要过去,也必将过去了。记得曾读过十九世纪中后期法国哲学家阿兰的《论幸福》一书,他在书中好些地方讲到关于“病”的问题,有实说的地方,也有隐喻的地方。令我记忆深刻的是,他说:关于疾病的遐想比疾病本身更可怕,更对人有害,包括生理方面的失调和精神方面的压力;人们可以忍受疾病本身的痛苦,却难以忍受关于疾病的想像,比如我们会看到无论什么想法都会使一个忧郁病患者找到忧郁的理由,他们事实上是把悲伤的形象放大了给人们看;一个疾病患者在人们关注下看着自己的病情,就像股市行情一样,有涨有跌,这令他更为不安和不幸,等等。诸如此类,我们不能不说他的笔调不细腻,不巧妙,他事实上也是在不断地给我们开出治理更为严重的“病”——精神性疾病的方法,我认为这就是他关于“病态”而主要不是“病情”的看法。

    老实说,大半年来,从去年年中到现在,我因为父亲的病情,以及家里的境况,还有自身处境的原因,和某些自己早就曾具有并基本奠定的顽固想法,给自己精神上造成了一种巨大的压力,可谓是进入“病态”了。而且,几乎任何人的劝解都没用,虽然也说不上“讳疾忌医”,但常常是左耳进右耳出,很少真正听进去。甚至,我曾在一次跟友人的聊天里,简单地概况到我的处境或心境:家里老父病重,周遭宵小攻讦。看!这简直就是所谓“刻板印象”了。虽然这也并非我假想出来的状态,因而不能以“被迫害狂”来看待,但这样一种“精炼”概况却使我多少有些给自己画地为牢了。我把自己圈进起来,并且委实进入了这精神的监牢,进入病态了。我很难再突围出去。

    父亲病情的好转使我渐渐明白过来。所谓“花开两朵,各表一枝”,我该怎样来对待这艰难的局面呢?我唯有珍视生命,不断前行。刘禹锡有云“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我怎么能糊涂地堕入“病态”呢?太白说:“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宵小之辈叫嚣不断,正如那“啼不住”的“猿声”,何以能阻挡这“已过万重山”的“轻舟”呢?伟人说:“独有英雄驱虎豹,更无豪杰怕熊罴。梅花欢喜漫天雪,冻死苍蝇未足奇。”更云:“小小寰球,有几个苍蝇碰壁。嗡嗡叫,几声凄厉,几声抽泣。蚂蚁缘槐夸大国,蚍蜉撼树谈何易。正西风落叶下长安,飞鸣镝。  多少事,从来急;天地转,光阴迫。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要扫除一切害人虫,全无敌。”

    起风了,想起坡仙“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来!

    ——200921日午间

    茕茕子于形影楼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小年纪 2010-0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