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1-27

    普通人的快乐 - [党盟]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gqnxh-logs/34361094.html

    的确,以我的社会身份或现实处境来作这样一个题目,说这样的话,似乎很滑稽,也颇可笑。因为这多少给人一种我似乎不是“普通人”的感觉。什么是“普通人”?我又为什么会选择这样一个标题?其实我也说不上来。

    昨夜睡下,今儿起来,已是中午。习惯性地掀开窗帘,拉开窗户,一下子就撞见一幕令我心生惊艳的画面:窗外楼下,过道对面,歪歪斜斜的出租房门前,一对中年夫妇端着碗在吃饭。阳光射在他们屋檐前,又恰如舞台上的聚光灯,专投在他们脸上,他们看上去是那么幸福。这对夫妇边吃边细声腻语地聊着,脸部表情很放松,还不时地跟过往的邻居街坊打招呼,大概也就是“新年快乐”或“新年好”之类吧。他们身上穿的衣服,一眼就可以看出并不华贵,甚至可以说得上朴素;他们的问候,也并无什么新奇辞藻,甚至可以说得上平淡。然而,就在这一切平常之中,我却不知怎的,或是下意识吧,突然一下子就想到了“幸福”一词。我认为甚至是感受到,他们沉浸在一种幸福的快乐之中。他们的衣着虽然朴素,但却整洁;笑容虽不甜美夸张,但却真诚自然;他们的问候平淡普通,但分明也包含了对自己的祝福。我认定,我的这种感觉可能并不伟大,也并不永恒,但即便在这微乎其微和刹那瞬息里,我却看到了绝妙的美。

    这的确是一种享受,他们是美的。而我,在审美的同时,自己也被熏陶成美了。我们一起构成了一个美的存在,成了这世间大美的一部分,或许诸仙正因我们的存在而微笑呢!于是,我就突然想到了“普通人的快乐”这么一句话,并赞叹一声,把它吟了出来。

    普通人的快乐!是啊,我们需要这样的快乐,可什么才算是普通人的快乐呢?在我进行这种短暂的回顾时,突然就想起了某位朋友曾专门提出的不知是他独创还是他因袭别人的一句话:你可以像猪一样生活,却不可能像猪那样快乐。自然,如果你非要用一种近乎民间所谓抬杠式的思辨来考虑这句话,那就大煞风景,失去一切趣味了。比如,在庄子的时代,就发生过“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和“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的争辩。其实,我们并没有必要在任何时候都进行这样的争辩。如果一种机智仅仅只能带来紧张,而不能带来幽默或心绪的放松,那么我们宁可不要机智而追随感觉。这样,我们或许快乐些,能够更快乐些。以上引这句话为表达的辞格蓝本,我想说:你可以像普通人一样生活,却不一定能得到普通人的快乐。什么是普通人的快乐呢?我想至少是发自内心的真诚吧。它跟情感直接相关,而不经任何过滤或修饰。甚至像电流一样,几乎没有过程,不经组装,一下子就表现出来了。

    普通人的快乐,是建立在真正的悲喜表达基础上的。开心了,就可以笑,可微笑,亦可大笑;不必以夸张的姿态来显示豪放或达观,亦不会太在意笑了到底是露齿了还是没有露齿。普通人的快乐或许仅在瞬息,但却真实可感,实在可见。普通人的快乐自心底发出,无需装扮和伪饰,是人自我的需要,跟吃喝拉撒一样正常,一样舒服,一样自然,你可以欣赏它,也可以无视它,但它不会祈求你的欣赏,也不需要你的赞美,它甚至可以根本无视你的存在,因为它是自我享受的。普通人的快乐就是人的快乐,是人的天性使然,是良美的表现;它形式多样,但内容却只有一个,那就是真正的满足,哪怕这种感觉很短暂。比如那对夫妇,他们一年大部分时候,应该很辛劳,但当新年之际,当新年的阳光照射过来时,他们却能适时张开每个毛孔,来感受来自新年阳光的温暖与幸福,并继续做着新的一年新的打算与新的期待的美梦。这多么美好啊!

    不错,我是得了这偶然的机缘,从普通人身上发现了这普通人的快乐。可经这样一番思忖或遐想,我却认为,普通人的快乐其实并不普通,甚至可以说得上是一种境界,是人世间最原始也最本初的艺术,它跟低级、简单、粗糙这类词无关。但它又是最普通的,因为它其实很普遍,而不是基于身份、财产、智力之类形成的某种特权。每个人其实都有享受普通人快乐的权利,但你要真正享受到这种快乐,就得释放心灵,使之达处于自由状态,还它以本真。

    啊!我多想变成一只暖阳下的懒猫,趴下来,哪怕是假寐,也可以时不时地伸个懒腰,再趴下,多舒服呀!

    ——2009127日午后

    茕茕子于形影楼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