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11-29

    睡前的思索 - [党盟]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gqnxh-logs/31949258.html

     

        现在是20081128日夜或29日晨二时半许,不过在我仍是星期五的夜晚。我又紧张忙碌了一天,不,应该是一周之后,便又迎来或赢得了这样一个稍微可以安适的夜,身心可以稍稍全副放松。刚刚泡完脚,水烫烫的,擦干后连心脏分明也能感到一阵阵的回暖,挺舒服。顿时有些倦意了,便不洗漱,似乎觉得时间过得太快,不想再浪费时间罢了。

        只记得好久没有用纸笔写作了,一直忙于不知到底是些什么的事情,想必也就是赚钱糊口的事吧。稻粱谋,稻粱谋,能不谋乎?还记得,很久没有倚枕半卧,边读书、边思考,进而遐想,再随手批注札记了,似乎连感觉也很模糊了。日记更是在荒疏很久后,屡续屡断,几不能再续下去了。书不读,文不写,也很少用精力再去触及某些纯粹精神性的问题。只是心灵终究还是不能彻底平静下来,情感终究未能冷漠。因而,思绪还在沸腾,脑海总时不时还会泛起涟漪。更怪者,一些久违而顽固的念头简直就像传闻中的UFO,会忽而不停地掠过脑际,但却不能稍驻,或留下一丝丝痕迹。所有的,只不过是回忆和想像罢了。伤感或怜惜,只能不断引起新的伤感和怜惜。想起三年来的许多往事、近事以及以后可能会发生的事,却会令人想得更久更远更前更古更深更痛。

        其实,我几乎难以回想得起这三年之中的无数个日子里,究竟有多少白天的时光可供回忆,是在悠然惬意的状态中以纯粹的精神性自我方式自由度过的。又似乎这三年的记忆里从未有过白天,或者说,这三年之中的几乎所有白天我都是处在精神的迷糊状态。

        蓝蓝的天上飘过白白的云,阳光暖暖的,微微有风,并不冷。然而,这一切都往往在我的想像中,或形成于我的精神构想后,在脑幕上,我却不能明白地看见它、触及它。单位有池,全系人造,名曰珍珠湖,周围花草簇映,又偶有四角人工花木亭子里的笼中鸟啾鸣,池内有各色鱼等及石造的乌龟、青蛙类。看上去,想必定要胜过朱自清当年时常漫步见到过的那个荷塘,没有枯枝败叶于池中,很清洁,也很清静,更闻不到腥味,只是干净得令我一时无论如何也想像不到或构想不出朱自清所谓的那种月色或绿意的感觉与形象来。偶尔听到一点断断续续似乎是从地下传上来的古典乐音,却马上就以为是耳鸣了。过池一瞥,亦看不出池中鱼有何乐或何不乐,只是分明能够看到它们游嬉起来很笨拙,似乎并不灵活罢了。

        我突然之间有一种萎缩的感觉,很落寞。又似乎一下子一切都幻灭了,而重新崛起了某种新的希望。乃不禁想到了提笔在纸上写字的感觉,想起了那种如豆灯火昏黄飘摇、时而吱吱作响的情境,墨香飘飘又该是多么美妙的意味呢!于是我也开始“人造”,给自己想像和营造出一种氤氲氛围,故意把台灯光调得不亮不暗,束着睡袍,倚枕半卧,手卷书册斜觑一阵,忽而有思,便有些兴奋、满足、慵懒而惬意地用笔开始在纸上抒写这番心曲了。

    ——20081129日凌晨三时许

    雪域痴人于说梦堂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元宵 2008-11-29

    评论

  • 即便是痴人说梦,这梦境也叫人痴痴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