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我和韩振下午还争论这首诗,我们两个观点完全不同。我觉得妙在最后两句。让我都想起了我来自佛山43码的拖鞋。
    我更喜欢你最近写的几首。
  • 韩振,其实突兀,主要还是情绪上的突兀,或者说起伏较大,所以当时没处理好。很明显,我直接拿海子的句子来用,其实是潜意识的,很多年没有读过海子,但海子的这一句,突然重新回到我的诗歌里,让我重新认识,其实是暗合了一种当时的情绪。
    谢谢韩振的欣赏,来自朋友的肯定,比写作本身意义更大。
    你的文字我大致看了,也很喜欢,嬉笑间颇见心得。
  • 彦山,我个人比较欣赏你的诗。
    刚才还在和永旺谈论到你。仔细看了你们上次的争论,虽然其中的理解可能出些点问题,但每个人的发言都很精彩,提出的很多问题都值得思索,真遗憾我当时错过了争论。

    个人认为,你的诗意境比较悠远,意象也很独特,给阅读这发挥的空间比较大。但同时,一些句子又有点隐晦,让让不能完全理解。就这首诗来讲,
    鱼在草丛做窝
    布谷啄破天空的皮肤
    一个鲜红的黎明
    桃子般滚落
    在我的怀里
    这些写得很好,我读的时候甚至为你能写出这样的句子而激动。但是到后面就感觉转变的有点突兀了,至少你给出的信息太少,让我无法理解你到底想表达什么。
  • 我 觉得是写给我们这些校园里的孩子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