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象往常一早打开博客,进入中青会,看到这位兄弟的惊呼,无限惶恐,也小小地暗自骄傲了一把,证明世界上欣赏俺的诗歌的人还是挺多的。这种惊喜两次了,上次是不久前,在北岛他们弄的今天诗歌论坛上第二次发帖,后来打开一看,竟然被从不轻易置顶并且在他们内部为置顶这个事情争论不休的论坛置顶了,那是第二次发帖,跟所有人都陌生,也没回过别人的帖以此吸引别人的目光看过来。一些迹象证明,俺的诗歌还是有一定实力的,真正懂得欣赏诗歌的人还是很多的。哈哈,今天这个兄弟(还是姐妹)又给了我类似的惊喜。谢谢你的无意的鼓励。不过,你的神秘身份,让我耿耿于怀,哈哈。党盟的猜测怕是失效了,党印兄弟,我们经常私聊,韩振,也就是韦辰同志,刚才还互相串了门,咦?那他她到底是谁呢?
  • 是啊,“王彦山何许人也”?
    不过,我倒不会“惊呼”的。
    因为我们不仅看到过相互的文字
    除此之外,我还多少有些“考据癖”
    而更主要的是
    我们也曾有过通话。
    我现在许是因了这“酒后发疯”的缘故
    思维多少有些含混不清
    不过这倒也说明了我的天真
    还有真诚
    我倒想知道这“惊呼”的兄弟
    属何方神圣?
    是党印么?
    还是韩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