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5-27

    夜深了,睡不着,上来发点牢骚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gqnxh-logs/21731082.html

            从大地震到今天,已有半个月了。期间我女友一直在上班,从未有过一天休息。而且每天工作时间长达十二小时,期间还有好几天是夜班。况且,成都余震不断,而她的办公室在19楼。

            这两天辛苦点,也能理解。但很多辛苦,却是白辛苦,本来可以三班倒,稍稍轻松点,但领导只有两个。领导不放心下属单独操作,便两人轮着上班,于是下属也就跟着轮,一轮就是十二个小时。办公室的人手本是不够,但一直没有添。本来报社许多记者年纪大了,跑不动,调到办公室正合适,但领导觉得这些人不老实,于是专挑刚毕业的大学生,可刚毕业的年轻人谁甘心在这个办公室干呢,于是连我,一连走了三个人,领导也烦了,于是不再招人。

            说实话,若真的是报道抗震救灾也就罢了,而我女友的工作主要是传达市委宣传部的命令,那些是必须报的,那些是不能报的。可以报的,往往是这些官员抗灾的功绩,死人了,算是天灾,救活了一个,则算是政绩。至于不能报的,则是千奇百怪,比如,不许在报道中提“灾民”这两个字。这种搞法,下次地震还要不知死多少人。

          看着她的一脸憔悴,我很是心疼,但又能怎么样呢?

          世界很荒谬,我们很渺小。

          另外,上次发的那篇翻译,由于技术上的原因,只贴了一半出来。现在稿件不在手边,下次有时间给大家补上,不好意思。

          还有一个建议,大家还是改为匿名吧,我们内部清楚谁是谁就可以了,还是要有一些自我保护意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登楼赋 2008-05-27

    评论

  • 对,赞成党盟。还是实名比较好。自从这个月上旬去井冈山后,一直没有时间安心坐下来,待到再来此地时,发现离大家已有段距离了,看来需要加大脚步追赶。党盟的地址是否没变,能否再给我?我有东西寄给你。
  • 尽管这位兄弟如是说,可我从其行文还是大致可以猜测得到他应该就是王轶林吧。
    他在结尾的话固然自有他的独到之处,可我还是希望大家起码能够理解在我们这个圈子内“署名”的重要性,就像曾经邓拓先生强调“笔名”的重要性一般。
    自然,我们也曾发生过激烈的争论,但那也只是我们成长的幼年时期。穿开档裤谁没有过呢?只是这也无伤后来的大雅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