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4-21

    读钱文忠教授《一生为东方文化招魂——季羡林先生学术思想评述》的一则札记 - [党盟]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gqnxh-logs/19439217.html

     

       此所谓“文化倒流”现象者,或正可与钱智修氏之“因革说”互参也。钱氏于上世纪二十年代尝发一论见,谓:“因者,取于人以为善,其道利在得。革者,创诸己而见长,其道利在异。因革互用,同异相资,故甲国之学,即以先进之资格为乙国所师,乙国之学亦时以后起之变异为师于甲国,而学术即因转益相师而进步。”此则据王元化《思辨随笔》之三“功利主义之争”札转引。而所谓“语言方法”者,则其形而上之归属,或正今世之所谓语言分析哲学者也。盖其颇泛滥应用于诸多学科,有如法学、史学等领域者。余以其甚有资于发覆之功,固亦时喜之,而今则方悟往昔之思维言说或多赖于此者也。惟其时之不自觉,仅能谙于心触于事而稍发于外者矣。今既醒悟,则约略志其于此;尚须再言者,则以维特根斯坦、索绪尔诸氏为其大贤,而今世方兴未艾之所谓阐释学、交叉学科并或叙事学者,实亦其应用之大端焉。

                           ——2007年6月21日

                              武功张氏于阴阳阁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