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3-24

    党印朋友的新作! - [投稿]

    Tag:投稿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gqnxh-logs/17595636.html

          登西岳
     
    西岳春至览胜景,
    残雪漫道且徐行。
    天梯似无登天梯,
    苍龙岭上伏苍龙。
    鹞子翻身惊且险,
    华岳仙掌中外名。
    归来再拜三圣殿,
    劈山救母万古情。
     
     
            无题
     
    低首踟躇忆当年,
    是非对错已皆然。
    万里无云碧空净,
    把盏卧看终南山。
     
    碧柳含烟《江城子·想起》  摘抄
     
    冬去春来气回阳,江河柳,着绿装。
    南雁北飞,归途路茫茫。
    双宿双栖念去岁,意切切,情感伤。
    谁晓今朝这般样,独徘徊,痛肝肠。
    慢慢前行,哀鸣九天响。
    风高月黑险重重,无依靠,甚惜惶。
     
     
     
    分享到:

    评论

  • 党印兄遣词之功确非三尺之寒可比,然古体诗词格律虽未脱窠臼之嫌,无此又韵味皆失,需谨守,于浩君言之详尽矣。盖非纵横捭阖,脱胎换骨之句可无羁绊者,余当勉力为之。
  • 感谢于浩兄的指教,领教了,今后我将在格律上多下功夫,有时候用韵不对还请你具体提醒,我在这方面基础差的很,哈哈。自家兄弟就话说当面了。
  • 我觉得党印兄的古体诗不论是用词还是意蕴都很成熟了。唯一不足确是不合格律,平仄格律在古诗的写作中十分重要,并非可以忽略的。党印兄以后若能在格律上下些功夫,其诗词造诣定能窥三昧之境。呵呵,一点小意见,党印兄见笑。
    永旺哥的新诗我一直都是很喜欢的,04年从重庆拿回你的诗集后,自己曾有一段很长时间没有提笔,就是在你的语境下有些不知所措了。
    另外国学大师饶宗颐在《汉字与诗学》中有段话谈到古诗和新诗,觉得很有道理:“……诗的固定体制又有古诗、乐府、律诗、绝句;尤其律诗和绝句有规定的字数和平仄格式。作诗者用上列形式写诗,已可免却形式上的负担,实际已减去部分的精力。新诗是自由诗,未有固定的形式,作者同时兼顾形式与内容,在创造过程,比较吃力。新诗至今所以还未臻成熟,作者兼要经营句型,是一重要原因。”
    不知大家意见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