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3-19

    追梦蝼蚁 - [永旺]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gqnxh-logs/17307141.html

    我还是那个追梦少年
    左牵黄
    右擎苍
    然而实际上
    我已经在奔三的路上
    理想那个不知道被谁
    不经意间吹起的泡泡
    总是在我尚未注意的霎那间
    碎成一片片看不见的忧伤
    一如我指间日夜香烟熏成的
    那一抹淡黄
    洗不干净
    也不够明显
    尴尬地像是一块尿布一样
    明明是一副地图
    我们却只能看见其中的轮廓
    于是我只能继续抽烟
    不停在吞云吐雾当中
    照见自己
    我吐出的烟雾当中
    我迷茫的眼神依旧迷茫
    单眼皮,玻璃眼睛
    大嘴巴,高鼻梁
    黑黑的大脸
    还是十年前的我!
    不是十年前的我!

    不会唱歌
    不再喜欢音乐
    不再去下棋
    也不再和咸阳张三
    边喝56度的二锅头
    边空洞地谈论天下事
    不再指点所谓的万里江山
    我已经知道自己的是蝼蚁
    那种小的不能再小的生灵
    我们在被忽视的墙角
    我们在无人注意的旮旯
    我们是蚂蚁
    蚂蚁蚂蚁,蝴蝶的翅膀
    这是张楚大哥的歌
    还是何勇大哥的歌
    我已经记不清了
    我只知道
    当我们已经是蝼蚁的时候
    我们就只有蝼蚁的命运
    再粪土万户侯
    也是别人的事

    从此以后
    我们只能仰望
    只能适应
    只能期待
    只能站在自己的洞里
    看天上飞过一个庞然大物
    然后告诉自己的子孙
    看见没有
    那才是你们的理想
    而我们曾经的想法
    早就在风中
    淡漠的没有一丝一毫的声音

    所以,我决定回到我自己的洞里
    从新开始策划蚂蚁的十几五规划
    不管怎么着,我都得折腾一下
    反正穷折腾
    也是折腾
    不折腾
    白不折腾!

    后记:3月18日夜,与妻起争执,后于电脑前有感。

    分享到:

    评论

  • 涅槃就是国荣,狂汗~不好意思
  • 我觉得该定格新规矩了,新人是不是自我介绍一下~党印是张三(党盟)的同学,国荣应该是于浩或凌宇的朋友(?),韩振是我推荐进来的帅哥加才子,至于我于浩、党盟、凌宇就不用介绍了吧。涅磐兄,这么牛叉的名字,不如自我介绍一下?
  • 永旺兄,先问好了,你和韩振以及党盟都素未谋面,党盟还有几次电话之缘。呵呵,改天,兄弟几个杀到日喀则去,醉一场,也算不会辱没了在这交流的缘分了。
    我诗歌写不长,才力有限啊。
  • 永旺哥的新诗依旧是充满了天马行空的意象和一贯连续的情感思路。整部诗歌读起来跳脱而不别扭,一气呵成,我一直以为, 诗歌,尤其是新诗特别需要语言的跳脱琐碎和情感的连续贯通。从这个角度来说,永旺哥无疑是成功的。
  • 永旺的文章代表了我们这个年代的青年---至少大部分青年的心里波动和情素,往往是这种情素,会影响我们今后很长一段时候的生活、工作。诚然蝼蚁是渺小的,微不足道的,但是正是这种小,也可以让我们看到大的一面,那就是蝼蚁不畏困难的那种气度,这是我们要吸收的 。上面韩振也说了即使道路被封堵,蝼蚁也要重新打个洞来。
  • 蚂蚁虽小,但也有自己的一片天下。很多时候,我看到他们执著地爬行在自己的路上,即使道路被我封堵,他们也要重新打个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