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于英文写作

    2009-01-13 20:49:25

    你论文做得咋样了

    2009-01-13 20:50:42 青豌豆

    写了一万五千字了,

    2009-01-13 20:50:56

    一万五千字

    那应该差不多了

    2009-01-13 20:51:02

    是英文还是中文

    2009-01-13 20:52:22 青豌豆

    英文,这次真的是写吐血了

    2009-01-13 20:51:40

    哈哈

    那写完后

    功夫肯定要精进了

    2009-01-13 20:53:39 青豌豆

    没觉着,说实话,好多句子都是一句一句的憋出来的

    2009-01-13 20:53:48 青豌豆

    下次遇见,还是得憋

    2009-01-13 20:54:10 青豌豆

    最关键的是,用英语写东西常常打断思路,写起来很慢

    2009-01-13 20:53:05

    这很正常

    2009-01-13 20:53:25

    我记得当初搞一些汉译英就是这样

    2009-01-13 20:54:48 青豌豆

    我这篇论文看来看去,感觉就是用别人的文章说自己的论点。

    2009-01-13 20:53:49

    根本脑子里不知到底有多少词

    但是真正一写起来

    还是能够写出来

    2009-01-13 20:54:04

    现在所谓的论文典范基本上就是这样的

    2009-01-13 20:54:09

    其实就是形式主义

    2009-01-13 20:54:30

    不可否认

    真正的学术论文是有这样的特征

    但是不仅仅这样而已

    2009-01-13 20:55:41 青豌豆

    就是,除了构架是自己的,肉都是别人的

    2009-01-13 20:54:59

    据说

    国外有所谓学术论文的标准就是

    必须三分之二是引用的

    2009-01-13 20:55:07

    少于这个数就是不合格

    2009-01-13 20:56:38 青豌豆

    哦,那我这个很可能有二分之一吧

    2009-01-13 20:55:43

    其实我有时也觉得怪

    为什么我们说学习、说借鉴

    往往就老忘坏的方面靠

    2009-01-13 20:56:20

    只管形式

    遑论内容

  •    

        终于可以轻松一下了。神清气爽!

        晚因某友人约请陪宴,乃同国荣等一起共同进餐,其间饮二锅头半斤许。归来途中,路过布宫,瞥见久违之“旧书摊”,遂中途下车,前往一观。果竟得淘书十二册,花五十元,值了!

        归来,复饮若干,作此一记,算是对“以往”的交代了。

        盖人生不得意事,固似不如意事,常十之八九,然总得尽力而为才行,努力一些算一些吧,主观的期望总须高些才是!想到此处,便上来发了这些不成话的话,但愿同仁们能够理解其中之心意幽思而已。

     

  • 2008-12-12

    朔风 - [党印]

    Tag:古风 征人

    朔风劲吹遍地寒,

    茫茫千里少人烟。

    依门远望思归人,

    半载未有家书还。

    情系明月青辉冷,

    心念边地捷报传。

    十万将士归故土,

    把盏相庆话团圆。

     

     

  •  

        现在是20081128日夜或29日晨二时半许,不过在我仍是星期五的夜晚。我又紧张忙碌了一天,不,应该是一周之后,便又迎来或赢得了这样一个稍微可以安适的夜,身心可以稍稍全副放松。刚刚泡完脚,水烫烫的,擦干后连心脏分明也能感到一阵阵的回暖,挺舒服。顿时有些倦意了,便不洗漱,似乎觉得时间过得太快,不想再浪费时间罢了。

        只记得好久没有用纸笔写作了,一直忙于不知到底是些什么的事情,想必也就是赚钱糊口的事吧。稻粱谋,稻粱谋,能不谋乎?还记得,很久没有倚枕半卧,边读书、边思考,进而遐想,再随手批注札记了,似乎连感觉也很模糊了。日记更是在荒疏很久后,屡续屡断,几不能再续下去了。书不读,文不写,也很少用精力再去触及某些纯粹精神性的问题。只是心灵终究还是不能彻底平静下来,情感终究未能冷漠。因而,思绪还在沸腾,脑海总时不时还会泛起涟漪。更怪者,一些久违而顽固的念头简直就像传闻中的UFO,会忽而不停地掠过脑际,但却不能稍驻,或留下一丝丝痕迹。所有的,只不过是回忆和想像罢了。伤感或怜惜,只能不断引起新的伤感和怜惜。想起三年来的许多往事、近事以及以后可能会发生的事,却会令人想得更久更远更前更古更深更痛。

        其实,我几乎难以回想得起这三年之中的无数个日子里,究竟有多少白天的时光可供回忆,是在悠然惬意的状态中以纯粹的精神性自我方式自由度过的。又似乎这三年的记忆里从未有过白天,或者说,这三年之中的几乎所有白天我都是处在精神的迷糊状态。

        蓝蓝的天上飘过白白的云,阳光暖暖的,微微有风,并不冷。然而,这一切都往往在我的想像中,或形成于我的精神构想后,在脑幕上,我却不能明白地看见它、触及它。单位有池,全系人造,名曰珍珠湖,周围花草簇映,又偶有四角人工花木亭子里的笼中鸟啾鸣,池内有各色鱼等及石造的乌龟、青蛙类。看上去,想必定要胜过朱自清当年时常漫步见到过的那个荷塘,没有枯枝败叶于池中,很清洁,也很清静,更闻不到腥味,只是干净得令我一时无论如何也想像不到或构想不出朱自清所谓的那种月色或绿意的感觉与形象来。偶尔听到一点断断续续似乎是从地下传上来的古典乐音,却马上就以为是耳鸣了。过池一瞥,亦看不出池中鱼有何乐或何不乐,只是分明能够看到它们游嬉起来很笨拙,似乎并不灵活罢了。

        我突然之间有一种萎缩的感觉,很落寞。又似乎一下子一切都幻灭了,而重新崛起了某种新的希望。乃不禁想到了提笔在纸上写字的感觉,想起了那种如豆灯火昏黄飘摇、时而吱吱作响的情境,墨香飘飘又该是多么美妙的意味呢!于是我也开始“人造”,给自己想像和营造出一种氤氲氛围,故意把台灯光调得不亮不暗,束着睡袍,倚枕半卧,手卷书册斜觑一阵,忽而有思,便有些兴奋、满足、慵懒而惬意地用笔开始在纸上抒写这番心曲了。

    ——20081129日凌晨三时许

    雪域痴人于说梦堂

     

  • 2008-11-29

    元宵 - [党印]

    Tag:文人 元宵
         读业师《元宵如我》一文,感慨良多。寥寥数字,气势千秋。哲理睿语,俱所包容。达观天下,纵览人生。上上下下,沉沉浮浮。滚滚红尘,清清沸水。沉浮天定,清浊自取。遂作此文,斯以致念。

        身洁一色妆霜雪,
        心藏万物惧入流。
        滚滚红尘名利场,
        清清沸水煮千秋

    下转业师《元宵如我》一文


                                      《元宵如我》
         “昨天晚上,我突然想吃元宵。待水烧开后,把元宵慢慢放入锅内,用勺将其轻轻推开,使其朝同一方向略作搅动,便使元宵旋转起来。随后慢火煮旺火煮上片刻,等元宵浮起后,我就开始抽根烟,看着元宵在锅内不断翻滚,不仅浮想连翻。
        想我这大半辈子的人生轨迹,居然和锅里的元宵有异曲同工之妙,不禁潸然泪下。我就像那元宵,初开始也做着完美的梦,而且毫不顾忌的跳入了滚烫的生活中祈求实现自己的憧憬。可就在我折腾着、翻转着朝前走的时候,一瓢冷水浇了进来,使我在刹那间感觉到透心凉,感觉到世态炎凉,就像这锅里元宵一样还不成熟。为了煮好元宵,每烧开一次锅应同时点入适量的冷水,使锅内的元宵保持似滚非滚的状态。我感到我也像这元宵被人烧在这开水里,上下翻滚、上天入地、横竖颠倒、备受煎熬。想我这人,总是以诚待人、换位思考,可换来的是一遍一遍的冷水醍醐灌顶,结果元宵熟了,而我更茫然了. 
        我也知道,勤换水可以使锅内稠腻的元宵汤变稀,否则元宵熟得慢,而且容易夹生。可我却希望不再让人煮、不再给冷水。
        当然我也不怕被煮,煮就是生活。有道是: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