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按,午加班毕,应同事校友段科长凌云兄约,至其家午餐。其间收看电视节目《星光大道》,彼以其选手之年龄而笑揭张爱玲女士语:“出名要趁早!”仆乃即举阿尔法例以戏佐之,并因言季羡林氏所谓“六十读书、八十乃成学”云云数语以相言和。稍后,彼起而阅手机报,不意顾而惊谓道:“噫!汝才何以言及季羡林邪?”乃起身薄焉,急问:“如何?殁乎?”对曰:“呃。晨八时过矣。”于是归来赋此篇,因寄所思云。

    朝凤林中百鸟声,乌啼鹊喜或相同。

    古今中外渊源隐,左右公私体用明。

    掩卷思沉歌半阕,燃烟愁供酒一觥。

    唏嘘长叹气息短,抑郁难得神志清。

    ——2009711日午后

    残砂室主人于地巅何陋居

  • 2009-07-09

    咏叹 - [党盟]

     

    残阳照彻残春色,独坐忧思倍伤神。

    总记离人离影泪,莺飞草长梦中寻。

    ——2009218

    茕茕子于形影楼

  • 紫薇不是梦中花,魁首原来媚公家。

    蜀客移根绛颊黯,子规啼血岂足夸。

    ——2009419日午间

    茕茕子于形影楼

  • 近读挚友郑君潭鹏珠海寄赠之胡文辉著

    《陈寅恪诗笺释》数篇并参读相关文献乃

    感念前贤时境而触情身及赋一律聊慰耳

    无端辛苦紫薇郎,久废心田志业荒。

    把酒斟酌出处义,燃烟吐纳破执方。

    稻粱谋里忧生死,俗累障中患荒唐。

    疆鄙孤音心曲隐,地巅残梦瘦诗藏。

    ——2009418日落日余晖下

    茕茕子于形影楼

  •     上巳节与友游曲江南湖,快意顿生。临南湖,观去岁之荒草今又复绿,清澈之水,无枯叶之败迹象。遂忆去岁末游南湖之情景,吟诵宋晏元献之《蝶恋花》之“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句,有同感,不怠少时,今作此篇以记之,为前日上巳节游曲江续文。

      天涯有路无为伴,
      高楼远眺身影孤。
    风凋碧树叶飘零,
    圆月何故照南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