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庚寅深秋,与挚友相邀去西北二路菠菜面馆进餐,刚落座,有城管人员至,言说店家违法出店经营,要求撤席,店主赔笑相商亦未奏效。一霎时,二路数家小饮食店无奈撤席桌,食客站立,三五一群,八九一圈,遂成一景。

    数丈之外一高级饭店,未见有出店经营,然其进出者,皆坐公车、耗公款之公仆也。三五人一桌,宴席之丰盛,石崇与王恺闻之掩面而疾走也。

    有感于此,遂有下文,以待观民生、察民情之圣人知也。

     

    饥肠滚滚奔二路,店家出门笑相迎。

    落座未定恶吏呼,烟茶敬上气难平。

    吏呼一声豺狼相,小二貌似猫鼠行。

    口口声声为民生,那听生民疾苦声。

    小铺老板下岗工,众多食客亦蓝领。

    皆是贫下中农者,未敢乱言说实情。

    以食为天是民本,舍本逐末施逆行。

    君不见,高楼万丈极奢华,琼楼玉宇乌纱帽。

    君不见,一桌酒宴万贯财,都是民脂于民膏。

    我辈皆是蓬蒿人,粗茶淡饭已满足。

    恶吏相逼不消停,菠菜面馆未成行。

    今日路遇不平事,罄竹难书意未休。

    提笔言说三两句,西风送与圣人听。

     

     

     

  •  

     

    飘忽而立应大惭,卅载蹉跎心未安。

    总计人生离与坎,殷忧自演辨时艰。

    ——201074日星期日夜

    残砂室主人于地巅何陋居

  • 2010-07-24

    送别 - [党盟]

     

     

    湛湛蓝天悠悠白云

    人生长河

    曾在此折弯淌过

    或涓涓或汩汩

    也激荡也脉脉

     

    情墨挥洒一泼一皴

    勾勒点染出写意豪情

    心弦拨动有板有眼

    谱奏演绎着天籁壮歌

     

    夕阳下牛羊

    泪眼咕噜怅惘而立

    长空中鹰隼迎风击翅

    鸣向飘渺离影

    眷恋不舍的格桑花翘首

    忽而含羞待你回眸一瞥

     

    还是那流火七月

    善舞的哈达轻盈纤纤

    向你伸过袂袖

    青稞酒醇香飘飘

    总是化不开舍不掉

    骨子里那份浓情蜜意

    曾为你迎凉愿为你送暑

     

    时光荏苒

    过隙白驹带走了如梭岁月

    匆匆处

    忙捡拾起记忆的结晶

    皑皑雪域情是那样圣洁

    远远望去

    耸立的珠峰却正是

    那颗玉壶冰心

    ——2010719日星期一下午

    青词侍者于待制阁

  •  

    按:晚间出差归来途中,接师弟茂蒙上海来电。称学会久不见新作,以为有事云云,乃电话询问。遂略为告诉,且将此前一篇小诗置此,兼告同仁。

     

     

    雾失山锷知夜雨,绿树纱前姿愈奇。

    万寂倏忽闪飞鸟,风云变幻裳与衣。

    ——201063日星期四

    残砂室主人于地巅何陋居

  •  

     

    东迁南渡总偏安,岂为气销下流滩?

    祖逖闻鸡知起舞,刘郎长乐可思还?

    ——2010215日星期一夜

    残砂室主人于地巅何陋居